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时尚

我在异界当神壕 正文 正文_第909章 心好累 好想回家

发布时间:2020-01-16 21:39:55

我在异界当神壕 正文 正文_第909章 心好累 好想回家

北方有佳人,绝世而独立。

一顾倾人城,再顾倾人国。

还别说,裳青舞本就绝美,是仙子那一类的高冷美人。此时,她白衣白袍,衣袍胜雪地站在雪里,便有如雪中的仙子,九天的神女一般,冷傲得不可方物,会让眼前这人看呆,继而吟出如北方有佳人,绝世而独立这位的诗句,也算正常。

不过

“啪!”

果然,不出王尘所料,几乎是在那人眼睛瞪直,色授魂与的瞬间,裳青舞出手了。

王尘都没看到发生了什么,便见那人人比流光快,直接是倒飞出去,下一刻,梅花墙壁,印出了一道人形印记

“”

尼玛,太凶残了吧。

虽然中招的不是自己,但王尘还是暗汗了一下,并为这位兄台默哀。

惹谁不好,你惹这女魔头,我只能说,你胆子很大。

“来人。”裳青舞张口了。

旁边,正有一位道童候着呢,听到声音,连忙出来,一看是裳青舞,连忙恭身一礼:“师姐有何吩咐?”

“清空庭院。”

“啊,清空庭院?”那道童一呆,旋即道:“师姐,这不妥吧?此地,还住着客人呢”

“另作安排。”

裳青舞挥挥手,不容置疑地道。并朝旁边的王尘一指:“这是我师弟,也是傅师的关门弟子,王尘。此处庭院,便作为他的下榻之地。无关人等,速速让他们离开。”

“哟呵,口气挺大,要赶我们走?你们天师道的人,可真是有够为所欲为的啊。”

一人冷笑着从屋子里走出,还没看到站在庭院的王尘俩人,便一眼看到了被镶在墙上的那道人形印记

“葛葛兄?”

这人呆了一呆,旋即勃然大怒,“放肆!真是太放肆了!当众殴打贵客,这就是你们天师道的待客之道吗”

怒目转身,一眼便看到了站在那里的裳青舞,白雪飘飘,白衣飘飘

当下,这人又呆了。

女神!女神!女神!

神女!神女!神女!

什么叫心猿意马,哪个叫小鹿乱撞,这人一下全占了。以至于那乱跑的小马,乱撞的小鹿,直接是把他的脑袋都撞傻,然后,他做出了让自己后悔终生的一件事

“小妞,来玩儿呀”

是的,没有错,对着裳青舞,他说出了这一句。而且两眼色眯眯,嘴角贱兮兮,简直是把“色授魂与”这四个字演绎得淋漓尽致。

更过分的是,这货居然还特么的流口水!

色眯眯,贱兮兮地也就罢了,你特么居然流!口!水!

别说裳青舞,王尘都看不下去了!

如果这会,他不是修为被封,王尘保证,现在他已经一个健步冲上去,将这个傻逼打得连他妈都不认识他了!

“呵,呵呵。”

裳青舞笑了。

原本人就好看,这一笑,更是回眸一笑百媚生,六宫粉黛无颜色,别说那位贱笑的仁兄,王尘这会都是一下看痴了。

只是

“嘭!”

“嘭!”“嘭!”“嘭!”

“嘭!”“嘭!”“嘭!”“嘭!”

恐怖的碰撞声音,接连响起。

便看到,那位贱笑的仁兄身化皮球,整个人都团成了一团,不断在虚空中弹跳,碰撞,速度极快,一会向左,一会向右,一会冲上,一会又向下嘭嘭嘭,皮球即人,人即皮球,那疯狂碰撞撞击的模样,都让王尘怀疑他下一刻是不是会连人带球一起爆掉

“师,师姐,手下留情啊。”

道童瀑布汗。许是也怕裳青舞玩出人命来,连上来劝解道:“这,这是我们天师道的客人啊!”

人形皮球又在虚空中接连撞击了几十下,这才听裳青舞轻哼一声,停下了手段。

然而,这位贱笑的仁兄已经再也贱笑不出来了。

别说贱笑,这人整个人都已经意识昏迷过去了。让王尘毫不怀疑,再被拍打下去,这人连屎都要被拍打出来

“妈耶,这也太凶残了吧。”

看着贱笑兄的惨样,王尘咋舌,心中一凉。

自己,貌似也曾经调戏过冰美人啊

一边为自己没被当成人形皮球拍而庆幸,一边心有余悸。再看裳青舞,王尘目色复杂,却也安生了不少:龟龟,这女人,简直就是魔鬼啊!

“清场。”裳青舞道。这次,她语气更加不客气,大有不照办,老娘就要亲自动手的意思。

道童汗都下来了,半点屁话都不敢再有,应了声是,连忙屁颠屁颠地清场去了。

说有人,其实人也不多。

庭院虽雅致,却也不大。

而且,裳青舞先前收拾那人形印记,以及这人形皮球的手段,众人也都看到了。不想死的,也是赶紧溜。纵使是心里再不满,也只能乖乖低头。没办法,女魔头惹不起啊。

清场很快结束,院子也给王尘腾空了出来。

看着这偌大的庭院,空无一人,只等自己入住,王尘不知道说什么了,既有些感动,又有些不敢动?

“呃,师姐,多谢蛤。”朝裳青舞挤出一个别扭的笑容,王尘道。

裳青舞看他,“不用谢。我刚得罪的那些人,都会算在你头上。”

王尘:“”

敲里妈!敲里妈!我说敲里妈你听到没有!!!

“师姐,不要说笑”

“我没说笑。”

裳青舞摇头,“本就是为你腾空出来的院子,难道你想避免?”

我特么也没让你帮我腾空院子啊!你是不是有病啊!

看他那一脸卧槽的表情,裳青舞斜眼,呵呵一笑:“怎么,真的想避免?”

“不,不是的”

擦着自己的眼角,王尘目含热泪:“师姐,您就是让我死也要让我死个明白吧,把修为给我解开,多大的麻烦,我来扛!”

“不必,既然都是符篆师,如果找你麻烦,也只会在符篆师交流大会上找。你也用不着摆出这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,不是要你跟谁打生打死。”

裳青舞道,“不过,如果你给师门丢脸了,我可是会打死你的哦。”

王尘:“”

心好累,好想回家

华容县人民医院
太和县第五人民医院
成都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
治疗白癜风医院河源哪家好
唐山手术治疗白癜风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