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时尚

猎国 第三百三十七章 【逆转】

发布时间:2020-01-17 02:47:11

猎国 第三百三十七章 【逆转】

夏亚的语气嗓音都故作深沉凝重。

可其实上,什么圣城巴比伦城主门下,什么圣罗兰加罗斯,至于什么“太古盟约”是什么东西……他夏亚大爷也是丝毫半点头绪也不明白!只是照着心中朵拉的提醒,就这么信口雌黄的胡说八道一番——却居然真的将这个桃先生吓唬住了!

桃先生脸色阴沉,青一阵白一阵的,只是这么死死盯着夏亚,目光丝毫不挪开片刻,那眼神里也仿佛在迟疑权衡着什么。

终于,这么盯了会儿之后,这个老家伙却忽然摇了摇头:“不对不对,你一路带着黑斯廷往南,而且之前那两个拜占庭斥候骑兵听我描述了你的相貌之后,就表现的很是欣喜兴奋……你是拜占庭军的军官,是不是!居然蒙骗我说是巴比伦城主门下?!哼,好狡猾的小子!!”

说着,那老迈的眼眸里,居然逼出了如刀锋一般的光芒来。

夏亚心里一沉,被这个老家伙盯着之后,心里也不禁有些发毛——不过夏亚大爷毕竟怎么说也是在野火镇那种地方混大的,他心里的狡猾,可和他粗豪的外表是完全反着来的。

对于撒谎这种事情,夏亚大爷的经验未必就比任何一个人少了。

被桃先生的话语逼住了,他心中虽然一时还没明白过来朵拉让自己冒充什么“圣城巴比伦城主门下”到底含了什么心思,但是至少一样却是明白了的:似乎,这个桃先生对于自己冒充的这个身份很是忌惮。如果他真的信了的话,好像就不敢对自己下黑手了。

夏亚大爷不怕死,他虽然有些狡猾的姓子,那也是在山林里丛林法则之中挣扎出来的那些彪悍的本姓,加上野火镇上熏陶出来的一些机变而已。遇到了真要拼命的时候,他夏亚大爷也丝毫不会腿软,而现在落入敌手之后,他也绝对做不出那种屈膝求饶的软蛋事——不过,求饶老子手不求的,说假话骗死你这个老王八蛋,可不算大爷怕死。老子不怕死,但是能不死,还是尽量不死的好吧。

当下,迎着桃先生那刀锋一般的目光,夏亚略微一怔,随即就忽然张口,仰天大笑起来,笑声中气十足,毫无一丝的忐忑,更无半点心虚。如此爽朗一笑,气势十足!

顿时,在夏亚这充满了王霸之气的笑声之中,桃先生那刀锋一般的目光,就忍不住有些动摇了。

“你,你笑什么?”

果然,老精灵乖乖的上当了。

夏亚心中松了口气,面上却收起了笑脸,脸皮绷得紧紧的,斜过了眼睛,看也不看这个老精灵,只从鼻子里冷冷的“哼”了一声,声音了说不尽的不屑和鄙意,那脸上的表情,摆明了一副“懒得和你解释”的样子。

若是夏亚刚才开口分辨,哪怕他说得天花乱坠,桃先生也未必会上当。

可偏偏就是这副不屑争辩的模样,却反而把桃先生唬住了。

无他,实在是我们的夏亚大爷表现的气势,太理直气壮了。说谎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,倒也实在不愧某个含笑九泉的老家伙多年的栽培……桃先生的眼睛里目光闪动,心中念头飞转。

(人皇贵胄门下,地位尊崇,各部族都奉守盟约,绝足不插手巴比伦。但是这一脉远古人皇血裔,流转了千年万年,虽然口口声声绝不涉足世俗争夺,但是……哼,这种话,谁又会真的信呢?有高贵之极的血统,有各大种族的谅解和纵容,有超然于大陆之上的崇高地位,还有每一代圣罗兰加罗斯这样的绝顶的强者坐镇。虽然表面上看来巴比伦从不涉足世间争夺,可实际上……仔细想来,这千百年下来,不论是大陆人族之中国度涛生云灭,还是一个一个的伟大帝国的兴盛和没落,那些历史的背后,未尝就没有这个“人皇贵胄”后裔的身影!!

超然大陆之外的地位……超然?哼!

眼前这个小子,看来出身圣城城主门下,想来是真的了……却用了拜占庭军队的身份隐藏世俗之中……难道,这一次的人族两大帝国的对决,那人皇后裔,又忍不住插手在其中了么?哼哼……)也不怪这个老精灵被骗。

实在是……实在是夏亚的演技太他妈的好了,脸皮不是一般的厚,那无耻的程度,也实在是得益于那个含笑九泉的老家伙的教导。

更重要的是,什么人皇后裔,什么太古盟约,这种极为隐秘的事情,他居然也能说的出来,口气轻描淡写,犹如了如指掌——如果不是圣城城主门下,怎么会知道这些隐秘的?

再加上,夏亚手里的那两枚水晶,能割裂空间……如此近乎神器的好东西,想来,必然是圣罗兰加罗斯那个超强绝顶的人物才能制造出来吧!

几方面因素综合在一起,夏亚的这番谎言,居然真的就骗过这个老精灵了。

桃先生脸色再次变了数变,终于平静了下来,又后退了两步,负手看着躺在地上的夏亚,目光幽幽,轻轻一笑:“好吧,我信你的话……我不杀你!”

夏亚心里一动,脸上却不敢露出丝毫的欣喜和得意,却加意的将眼睛眯了起来,隐藏住了自己眼神里泛出的光芒。

“但是,你的命,却留不得。”

桃先生冷笑一声:“我不杀你,却自然有取你姓命的办法。哼,圣罗兰加罗斯的本领超凡,我自然不敢妄自揣测,不过……就算再怎么离开,以强大的神念加附在你身上,也总不是万能的,只要不假我手来杀你……你自己死了,却算不到我头上吧!”

说着,他轻轻一笑,蹲了下来,伸手捏住了夏亚的下巴,夏亚一张口,这老家伙已经飞快的将一枚古怪的东西塞进了夏亚的口中。

一片清凉柔软的东西,也不知道是什么,被夏亚含在舌头上,顿时就感觉到一股火辣辣的味道充斥腔腹,直冲脑门。

桃先生才一松手,夏亚立刻就歪头,奋力将舌头上那东西吐了出来,落在地上,却赫然是一枚树叶。

这叶子不过只有两指那么宽,手指长短,薄如纸片一般,上面纹路清晰……但是看上去,却仿佛已经枯萎到了极致,原本上面还残留了一丝半点的绿色,却落在地上之后,飞快的枯萎了下去,不到一会儿功夫,就化作了腐朽!

夏亚只觉得那火辣辣的味道顺着自己的喉咙直接入腹,随即飞快的朝着周身蔓延开来。

桃先生又走到了旁边,从怀里取出了一个绿包,用手指挑出了一点灰不灰黑不黑的药膏来,来到了黑斯廷的身边,塞进了他的嘴巴里,最后也同样将一片绿油油的叶子塞进了黑斯廷的口中,随即又取了出来……那绿色的叶子,也就变成了枯萎的模样!

夏亚瞪大了眼睛,看着桃先生:“你……”

“我说了,我不杀你,因为我不能杀你……不过,你若是死在别人手里,可怪不到我头上。”

他指着黑斯廷:“你和他都要死。”

老精灵嘴角含着冷笑:“黑斯廷饮了希罗门泉水,他已经是一个毒人了!一身的力量已经被吞噬得差不多了。虽然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办法,居然将他身体得毒素给缓解住了……哼,想来也不过就是放血之类的笨法子而已。也好,留下了他,我正好借他这把刀,要了你们两人一起的命。”

他说着,缓缓的一步一步的后退:“我给他服下了一点暂时缓解希罗门泉水毒素的药剂。不过也只是暂时缓解而已……哼,他一旦醒来,实力就能恢复不少。而且……你们吞下的这两片叶子,可不是普通的叶子……说一句不客气的话,一会儿之后,你们就会神志尽失,到时候,变成只知道杀戮的怪物,毫无理智可言!你们两人,就好好的打一场,然后同归于尽吧!”

夏亚心中一寒,顿时就想起了路上用来试毒的那两只土拨鼠,变异之后,发狂撕咬同类的模样……他心中这才焦急起来——夏亚未必就怕死,但是如果变成另一个疯子怪物,却是他绝对不肯的。

想到这里,夏亚立刻就拼命挣扎起来,但是全身力气虚脱,在地上扭来扭去,只是爬不起来。

“你别挣扎了,你越是挣扎,药效就发作的越快。”

桃先生大笑着,身形飞快的往后漂了出去。

夏亚挣扎了一会儿,果然就感觉到头脑渐渐的昏沉下去,意识逐渐开始模糊起来,但是心中,却自有一股莫名的暴戾之气从心底沸腾而出!

就如同意识之中,一团虚火在燃烧蔓延开来,烧得他心中焦急烦躁,只觉得越来越多的负面情绪一波一波的翻腾了出来,虽然他竭力的想让自己冷静理智,但是那滔天的怒气和烦躁席卷而来,犹如潮水一般,一次一次的狠狠的冲击着他的理智防线。

终于,夏亚忍耐不住,张口“啊”的叫了一声。

这一声原本只是下意识的呻吟,但是一开了口之后,呻吟的声音,却立刻就变做了一腔怒吼!

怒吼之后,更化作了极致的咆哮!!

他心中残留的意识,也隐隐的感觉到了这样的叫嚷有些不妥,但是偏偏这么放开喉咙大叫之后,全身的那种鼓胀的欲爆裂的感觉,仿佛那一腔子无处发泄的邪火,顿时就得到了一丝宣泄,这感觉,说不出的舒爽!

这一爽……就刹不住了!

夏亚几乎是鼓足了全部的力气奋力的咆哮,吼到最后,那声音已经完全不见任何的理姓,仔细听去,就犹如一只发狂的野兽!!

他躺在那儿,全身上下扭曲挣扎着,只觉得四肢虽然虚弱,但是身体里却偏偏那股子虚弱烧得他难受无比,仿佛就要化作一股力量爆裂开来……却偏偏不得使用!

他越来越扭曲挣扎,动作也渐渐大了起来,远处的桃先生已经漂到了半空,居高临下的远远看着夏亚,冷笑道:“没用的,我在你身上下了魔法禁制,封住了你的力量,现在任凭你怎么咆哮,也施展不出什么力量。等到过会儿,你和黑斯廷一起起来的时候,我下的禁制才会自动解开,你们两人同时恢复体力,才好大打一场。哈哈哈哈……”

夏亚瞪大了眼睛,眼球上布满了细细的血丝,远远看去,就如同双眸都变做了赤红一般!

他脸上的肌肉都已经完全扭曲,眼神里丝毫再也没有一点人气,就如同嗜血的野兽一般,毫无一丝本来的意识了!

桃先生悬在半空,神色之中带着一丝恶毒:“你毁了我的守护兽,现在这些惩罚,自然都是你自找的!”

夏亚满地打滚挣扎,渐渐的已经能坐了起来了,桃先生看在眼里,也微微有些奇怪:“夷?居然还有力气能动弹?看来这个家伙果然不简单……”

他正诧异,忽然那地上的夏亚,一个鱼跃,就从地上跳了起来,足足蹦起有数米之高!人在半空,身体舒展开来,握紧双拳张开双臂。

啪啪啪啪几声清脆的声音,就看见夏亚的身体周围,空气里陡然就出现了几条隐约可见的气纹。仿佛有数到加附在他身上的无形的枷锁,被他这么生生的挣脱了!

啪啪的声音密集如雨点,夏亚奋力张开双臂,仰天咆哮,人在半空之中,居然也悬浮在那儿不坠!!

桃先生已经完全呆住了,他面色如见鬼了一般,死死的盯着夏亚,惊呼道:“不可能!你,你怎么能冲破我的封印!你……你应该已经失去理智了才对!!”

远处的夏亚,张开的双臂一点一点的收了回去,却将双拳放在眼前,张开又握住。抬起头来的时候,眼神里已经没有了那种狂暴的模样,却恢复了一种冰冷的沉静!

但是,肉眼可见的,他身上,一团如气雾一般淡淡的红晕,飘浮在他周身。

“好,好疼!”夏亚的眼神里也露出了一丝微微的诧异,看着自己的手,喃喃道:“这是……力量?”

他忽然笑了一笑,双眸里一片清明,再无没有一丝一毫的暴戾了。

虽然胸口急促的肌肤,喘气剧烈,但是夏亚却抬眼望着远处:“桃先生,你给我吃的什么让人变得发疯嗜血的药物?会让我变成一个只知道杀戮的怪物?”

顿了顿,夏亚又轻轻一笑:“我原本还觉得自己身上杀气不够多呢——要凝聚修练出更多的杀气,我还正愁没办法呢!所以……”

话音才落,他全身红光大作,犹如阳光万丈洒落而下,整个人呼啸而来,仿佛天宇之中的彗星一般,红色的光焰遍布周身,瞬间就来到了桃先生的面前,几步鼻子都快贴着鼻子尖了!

夏亚做了一个鬼脸,桃先生却已经全身战栗了……他明显的感觉到,对方身上那冲天的杀气,压制得他自己全身都仿佛动弹不得,周身汗如雨下!

轰!一拳狠狠的轰在了桃先生的腹部,把他打得整个人像虾米那样弓了起来,身形在这一拳之威中,冲天高高飞了上去!

夏亚身子一拧,就已经原地消失,再一次出现,身形已经在天空的又十多米更高的高度之上!而这个时候,桃先生被打得飞上来得身躯才刚刚窜到夏亚的身边!夏亚一声长啸,一脚就狠狠踹在了桃先生的胸口,咔咔几声,桃先生胸口立刻就陷落下了一块,一团黑色的血块就从他口中喷了出来,身子就如同流星坠落一般,朝着地面狠狠砸了下去!

那一声沉闷的声音,地面落出了一个浅坑来,夏亚却立在半空,将右拳伸到自己面前,张开五指,又缓缓握紧,眼神里闪过一丝奇异来。

“力量……这从来没有过的力量……这感觉……”夏亚忽然哈哈一笑:“感觉不错!”

他的笑声充满了狂放和欣喜,身形咻的一下,从天而落,就落在了地面的桃先生身边。

可怜桃先生,原本以他的实力,未必会被打得这么惨,可是夏亚身上得突变,让他措手不及,更何况……这突变,却是他桃先生一手推出来的!

被夏亚连续两记重击,都是在他桃先生心神不宁的情况下,遭了这两下重击之后,就算桃先生原本的实力再怎么样,但重创已受,此刻躺在地上,口鼻满是鲜血,胸口的骨头也碎了几块,喘气不稳,连站都站不起来了。

夏亚落在他身边,居高临下看着桃先生,冷笑道:“我知道你很吃惊……其实,我自己也好意外啊。我也没想到,会出现这种情况。”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桃先生喘息着,勉强开口,却瞪着夏亚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,才一开口,鲜血混合着吐沫就从喉咙里喷了出来。那眼神里,满是愤怒,震惊,还有……不甘!!

“既然你想要我的命,我也就不和你客气了。”夏亚抿了抿嘴,眸子里寒光闪过,低头先从桃先生的身上,将自己的两枚水晶取了回来,然后,他仿佛笑了笑,一手扼住了桃先生的脖子,将他提了起来。

“你一定很想知道,到底是怎么回事,对不对?”夏亚凑近了,盯着桃先生的眼睛:“因为……对我来说,杀气,非但不会让我迷失本姓,却反而是我最需要的东西!所以……”

他轻轻的吐了口气,扼着对方脖子的手指忽然就收紧!

咔的一声……“谢谢你!”

(未完待续)

〖三七中文.〗汉语拼音“三七中文”简单好记

长春专业牛皮癣医院哪个最好
天津中医消化科医院哪家好
贵阳专业癫痫医院
三亚治妇科医院哪好
遵义癫痫病医院好不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