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情感

全民争仙 第七章、约战内门

发布时间:2019-09-24 17:00:55

全民争仙 第七章、约战内门

“苏逸,给我滚出来!”

刘青山一脚将苏逸的房门踹开,带着杜刻等几名外门弟子,在门外叫嚣,气焰无比的猖狂。

苏逸心中叫糟,刘青山虽只比他高一个小境界,但这却是十分关键的一步,对方开了识海,意识十分的敏锐,灵力也有了本质的提升,变得更为精纯、凝炼。

无论从哪方面来说,此时的刘青山,都不是他可以力敌的。

不过虽无应对之策,但这里是修炼生活之所,严禁恶意私斗,苏逸也就并不畏惧,迎了出去。

“刘青山,你想干什么?”

“苏逸,你好大的狗胆!李大熊是我的人,你居然敢废他修为,莫非上次的痛打忘了,又想找死不成?”见苏逸从屋中走出,刘青山怒声说道,目光阴冷,见者胆寒。

“我就是找死,你要如何?”苏逸死猪不怕开水烫地说道。

刘青山一愣,随即杀意陡升,“苏逸,老子今天废了你!”

苏逸那无畏而又轻蔑的态度,让他觉得受到了挑衅、羞辱,要立即出手惩治苏逸。

“师弟且慢!”

杜刻见势不妙,连忙一把拉住了刘青山,劝道:“这里严禁私斗,师弟不要中了苏逸的圈套。”

听了杜刻这话,刘青山恨恨看着苏逸,却也不得不将心中杀意强行压下。

虽然受到宗门高层重视,但这并不表示他有权力无视宗门规矩,这一点,刘青山自然也是清楚。

“苏逸,敢不敢与我到戏台一战?”

天演宗每一座真传山峰除有了严禁私斗的地方外,还是有许多地方是允许切磋交流的。戏台,便是其中之一。

“我为什么要与你一战?”苏逸不屑地笑笑,“你自己白痴,我管不着,但别想着我会跟你一起犯傻!”

“苏逸,你……”

竟敢说我白痴?

该死!这家伙真该死啊!

刘青山气得嘴角打抽,青筋暴跳,如果可以动手,他一定会一把将苏逸掐死。

可现在他却无可奈何,心中的郁闷憋屈无处发泄,只能干瞪眼。

“苏逸,难道你想当一辈子缩头乌龟?”

刘青山受辱,同仇敌忾的杜刻,也很是恼怒,以言语激将!

“收起你那幼稚的激将法,对我没用。内门考核之前,我还真就哪儿也不去了!”

然而苏逸显然不吃他这一套,很是无赖地应道,随即从屋中搬出一把椅子,老神在在地坐下,翘着二郎腿,嘴里哼着家乡的小曲儿。

杜刻二人相视一愣,显然没想到苏逸会做出如此有损体面的事,竟真顶下了缩头乌龟的名头。

然而看着苏逸那你不服就来咬我的神态,他们心里却一丝骂人的快感也没有,反而只有无尽的屈闷

全民争仙  第七章、约战内门

,心里难受得想吐血,仿佛被骂缩头乌龟是他们。

一众外门弟子也呆了,苏逸这泼皮无赖的模样,看得他们也有些牙根痒痒。另一面,他们却又不得不佩服苏逸的明智隐忍――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意气用事,只会惹火上身。

“苏逸,李大熊实力不如你,你便逼他自废修为,面对刘青山师弟,你却连踏出房门的勇气都没有。只会欺软怕硬的孬种,你还有什么脸在这里得瑟?”杜刻不甘心,再次怒骂道。

“欺软怕硬?”

看向杜刻,苏逸目光变得阴冷起来,“要说欺软怕硬,我怎比得上你们?如果不是你们一再苦苦欺我,我何至于要逼李大熊自废修为?现在居然贼喊捉贼,真是无耻之尤!”

杜刻脸色一阵青一阵红,在众多同门面前被苏逸训斥,他脸上有些挂不住。

苏逸话锋一转,再道:“你们不就是想逼我应战么?倒也不是不可以,只是我有条件……”

“什么条件?”

刘青山一脸激动地问道,眼神中充满了渴望,不了解实情的人,兴许还会觉得能与苏逸一战是他的无上荣耀。

不知不觉中,刘青山、杜刻二人的情绪,已经完全被苏逸掌控。

“第一,这一战定在内门考核时,在此之前,你们不得来打扰我,最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。第二,无论结局如何,你们都不得再骚扰凌疏影师妹,除非她自愿。”

“好,我答应你!”刘青山几乎没有考虑,便答应了下来。

然而一旁的杜刻却是着上了急,“刘师弟,这是此人的缓兵之计,你千万不要上当。我不信他这三个月真能闭门不出,一旦他出现在别的地方,我们可直接出手废他道基,让他再也无法修行。”

修为被废,可以重修,但若道基被毁,便是断了修行的可能。如果没有绝世高人出手,或者服用罕世灵药修复,一辈子只能做个凡人。

苏逸目光一沉,杀意顿生。这是他生平第一次,想要真正的杀一个人――杜刻这种敌人太过可怕,阴损精明,赶尽杀绝,根本不想给他任何翻身的机会,有机会,一定要除掉。

“苏逸,这么多同门师兄弟在看着,我希望你不要耍赖。”

以刘青山的智商,即便杜刻不说,他也明白苏逸的用意。然而他的自负与高傲,又让他对苏逸的这个决定有了一丝好奇。

真正的强者,根本不用畏惧敌人的任何技俩。就像猫捉老鼠,直接吃了,毫无趣味,慢慢的戏耍玩弄,才有乐子。

刘青山就是那只猫,他自不会觉得苏逸这只老鼠,有任何翻身的可能。

“尽情的享受你最后三个月的自由吧!”说完,刘青山大步离去。

杜刻阴沉着一张脸,恨恨看了苏逸一眼,随即跟上刘青山的步伐。那又恨又忧的声音,便再次搅动着苏逸心中的杀意:“刘师兄,你不应该给他机会。阴沟里翻船的事情,历史上还少见吗?”

刘青山停下了脚步,十分不悦地斜睨杜刻,“你是在置疑我的决定,还是在怀疑我的实力?”

杜刻神色一惊,连忙解释道:“师弟别误会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只是怕夜长梦多……”

“好了!”刘青山变得极不耐烦,“苏逸的资质你也知道,别说三个月,就是给他三年三十年,他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。不过这苏逸会如何应对内门一战,我倒是有些好奇。杜师兄,这期间你帮我盯着点,我担心这家伙发觉内门考核无望时,会选择悄悄逃离!”

“好吧,我会注意的!”

刘青山说完便独自走了,杜刻无奈一声长叹。

他心里十分不安,隐隐觉得这苏逸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,此翻与刘青山约战,并不像是在故弄玄虚,而像是真正的有备而来。

然而刘青山说一不二、自大狂妄的性格,他也十分清楚,容不得他人的怀疑与否定,便也只好收起继续劝解的心思。

“杜刻,如果有了足够的实力,我第一个要杀的,就是你!”

看着杜刻那清瘦的背影,苏逸心头一寒,生了必杀之心。他觉得此人比刘青山还可怕,谨慎、狡诈而又心狠手辣,决不能留。

“还有这刘青山,虽然骄傲自负,但也颇有心计,居然猜到了我的打算!”

苏逸心中一凛,诚如刘青山所说,他应下此战的确是有原因的,一是因为赤色吊坠内那未知炼体功法,他觉得若能修成,也许就与刘青山有了一拼之力。二来嘛,若是无法修成,实力不如人,他还真没打算死板的如约应战。悄悄离开天演宗,才是上上之策。

刘青山、杜刻二人相继离开,一众围观的外门弟子,也渐渐散了去。

苏逸回到屋中,正要再参吊坠内的炼体功法,凌疏影赶了过来。

“苏师兄,我听人说,你已经和刘青山约战于内门考核?你怎么这么糊涂?”

衡阳哪家医院治癫痫病
河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
昭通治疗龟头炎费用
大庆皮肤病医院评论
郑州银屑病医院所在地址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