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网红

绝世妖尊 第三百二十五章 阴魂鬼修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8:06:15

绝世妖尊 第三百二十五章 阴魂鬼修

“怎么样,这青花谷的任务,你到底接还是不接,”

见古尘好一阵沒有任何的反应,男子似乎有些不耐烦,语气不禁的有些催促,

古尘回过神,点了点头;“好,我接了,”

男子低头书写;“档案已经给你了,你可以走了,还在这干嘛,”

闻言,古尘也不迟疑,将档案收起之后,直接离开了这任务大厅,只是在离开的时候,他看到了几个还沒有接任务的龙虎卫,比自己还抢先离开,

看到这,古尘不禁的心中笑了一下,如果他沒猜错,这些人都是方启天派來监视他的眼线,很显然,他们刚才都听到了青花谷这三个字

,但是他们却沒看到,他手中的档案上,写的却是黑矿镇,

……

安静的房间中,月光透过窗户倾洒,古尘盘膝在地,面相看似安静,但是脑海里则在一遍遍的思索刚才的事情,

真的像是他想的那般吗,那人真的是秦荣安排的吗,

会不会是他自以为,其实真想不是这样,

有这种可能,

如果这只是一场巧合,那么这就是一场高明的陷进,

那龙虎卫表面上帮助自己,暗中却是方家的人,让自己错误的以为,方家会在清风谷埋伏,从而放松对黑矿镇的警戒,结果却在黑矿镇中真正的埋伏,

不能排除黑矿镇这个地方是巧合,

虽然古尘更加的愿意相信,那颁发给自己任务的龙虎卫,是秦荣的人,但是,这种可能也不是沒有,

想到这,古尘不禁的睁开了双眼;“看來,还是需要去找秦荣验证一下才行,如果真的是她的人,那么倒是可以放手去做了,如果不是,那么这就是一场针对我的陷阱,”

说罢这番话,古尘沉思了一阵,刚想再次闭上眼睛,突然,一道寒光从他眼中闪过,大手一挥,一道凌厉的掌印像是一道极光,猛的冲向了房南的角落,

凌厉的掌印携带万钧之力,眼看要砸在墙上的时候,突然,空气中水波般的涟漪荡漾,古尘的攻击直接随之消失,

面色阴冷的看着那处角落,古尘冷声道;“鬼修,好胆子,竟然敢到龙虎军军营來,看來,不是來散步的,”

“果然难缠,怪不得方启天会找到我,看來寻常人确实无法跟踪你,单单是这份警觉,你就不是常人能跟踪的,”

古尘冷笑;“少说沒用的,既然來了,何不现身,难道非要我逼你吗,”

古尘这句话落地,水波般的涟漪再次荡漾,结果,一个全身都笼罩在黑袍中的男子凭空出现,

古尘皱了一下额头;“各种鬼修和奇怪的东西,我也自认见过不少,但是你还倒是奇怪,你……沒有身体吧,”

“厉害,”沙哑的声音中有些惊讶,“你果然不是一般的人,竟然能看出我沒有身体,知道吗,你是唯一一个看穿我的,就连方启天都以为我是修炼了什么特殊的功法,”

古尘嗤笑;“别将我和那个废物相比,我迟早会杀了他的,说吧,你竟然和方启天有约定,肯定不是來找我聊天的吧,”

“呵,这话倒是沒有悬念,不错,我不是來找你聊天的,但是,我也不是來对付你的,其实我的任务很简单,只是跟踪你,”

“只是跟踪,”

“是的,”

“恩,”古尘点了点头,“那么你可以滚了,如果只是跟踪我,倒也不至于杀了你,”

“你说什么,”沙哑的声音有些阴寒,

“我说你可以滚了,”古尘轻描淡写,“如果你不想死,现在就回去告诉方启天,他的狗命,我一定会亲手取走,最好别让我找到这种机会,”

“你很狂傲,”

“一向如此,”

“狂傲的人死的都很快,”

“很多人都这么说我,但是现在他们坟头的草,比你都高,”

“你真的以为我不敢对你动手,”

“你想死,倒是可以试试,”

房间的气氛沉闷到了极点,两人就这么如此对视,大概过了有半刻钟的时候,黑袍男子突然冷笑,随后直接淡化不见,

“古尘,咱们后会有期,”

飘忽的声音渐渐消散,古尘脸上的表情趋于平静,但是暗中双掌却已经露出锋利的爪子,

“终于走了,”

一声呢喃,古尘作势长出一口气,但是随后,猛的暴起,凶猛的利爪,直接抓向了自己身后,

平淡无奇的空间中,一条黑鞭出现像是一条突袭的毒蛇,但是却恰好迎上古尘这凶狠的一抓,瞬间将其撕碎,

一道道攻势连绵不绝,古尘的面前直接交织成了一片蛛般的划痕,一片片黑雾被撕碎,水波般的涟漪剧烈震荡,

“该死,”

突然,伴随着这沙哑的声音,空气像是爆开了一般,猛的敞开一道裂缝,一股黑雾从中窜了出來,逃遁向一旁,化成了刚才的黑袍,

黑袍冷冷的看着古尘,道:“好一招将计就计,你是怎么知道我沒有离开的,”

古尘嗤笑;“你身上那肮脏的味道,我距离百丈之外都能闻到,不过我要提醒你,刚才我饶你一命,但是现在我要杀了你,因为,你对我动手了,”

声音一狠,古尘一道残影,直接袭向了眼前的黑袍,途中,他手掌翻转,白骨剑直接出现,

唰,

一道璀璨的半月斩,将黑袍拦腰斩断,但是黑袍沒有任何的反应,像是一股烟雾消散,

轰隆的声音响起,房屋被古尘这一剑斩断支撑,直接开始倒塌,而他站立不动,任由这房屋将自己掩埋,

如此大的动静,纵然古尘所在的位置乃是僻静的地方,也引來了不少龙虎卫的围观,

“这,这是怎么了,”

“不知道啊,好像是发生了战斗,我也刚到,”

“咦,这个地方,不是那个古,古尘的住处吗,”

“不清楚啊,”

“……,”

“发生了什么事情,”

聚集的龙虎卫越來越多,正在此时,伴随着一个威严的声音,一个身影从天而将,赫然是武赐,

看着武赐巡视的眼神,一众龙虎卫纷纷摇头;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我们都只是刚到,”

武赐忙看向那一片废墟;“古兄,”

一个箭步,武赐刚欲上前,突然,废墟猛的四溅,一个身影从中站了出來,

月光下,银色的长发摇摆,身后的血色披风像是旗帜飘荡,赫然是古尘,

武赐连忙上前;“古兄,你沒事吧,发生了什么事情,”

古尘面无惊奇的摇了摇头;“我沒事,只是在刚才修炼的时候,不小心出了神,毁了这房子,因此惊扰了大家,不好意思了,”

“嗨,虚惊一场啊,”

“我还以为是有什么人來军营闹事了呢,”

“我以为出现了敌人呢,”

“……,”

听到古尘这种解释,不少赶來的龙虎卫纷纷露出虚惊一场的表情,然后相继离去,

待到所有的人都离开之后,武赐这才低声道;“古尘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”

古尘能骗过其他人,但是却骗不过武赐,因为武赐太了解他了,他根本不可能做出这种失控的事情,

古尘低吟了一下;“确实有些事情,刚才有个东西,想要偷袭我,”

“什么东西,在哪里,”

“就在周围,我能感觉到他,但是,却找不出他,”

“这……,”

古尘道;“放心好了,我沒有危险,等我却甩掉这东西,”

古尘脚尖点地,刚欲离开,却一下被武赐拉住;“古尘,有沒有危险,我要不要跟你一起,”

“不用,他现在就在看着我们,你跟着我也沒用,我走了,我有办法甩掉他的,”

古尘再次垫脚,一道流光,直接飞向漆黑的天空不见,

看着古尘遁去的身影,武赐面色凝重;“到底是什么东西,竟然能逃过古尘的发现,”

别人不知道古尘的真身,但是,武赐可是亲眼见过的,那双妖瞳,仿佛能将一个人看穿,难道这也不能看穿那东西,

明明就在附近,但是却无法被发现,这种奇怪的说法,如果不是出自古尘口中,他都不相信,

……

漆黑的天幕中,古尘像是一道极光飞向远方,虽然空荡荡的天空中,只有他一人,但是他能明显的感觉到,暗中,确实有个人在盯着自己,

必须要将这个鬼修除去,如果不能将这个鬼修除去,那么不管他到了什么地方,方家人和方启天都一清二楚,若是行踪无法隐藏,那么他就处于了绝对的被动中,根本无法继续打压方家,

不过,也正是这个鬼修的出现,让古尘想到了多年以前自己认识的一个人,那就是黄泉谷中的那个拥有自主意识的阴魂,二牛,

一晃多年过去,古尘甚至是已经将二牛忘记,但是,这个鬼修的突然出现,让他又想起了二牛,

两人属于同样的鬼修,虽然古尘无法找出这个黑袍,但是,二牛应该沒问題,

“哈哈哈,别费力气了,你是不可能逃过我的跟踪的,乖乖的束手就擒吧,你就算是飞到天涯海角,也不可能甩掉我的,”

沙哑的声音在古尘脑海响起,古尘嘴角浮现一道弧线,

甩不掉是吗,好,那就杀掉,

河南治牛皮鲜好的医院
金昌治疗宫颈炎医院
商丘男科医院哪家好
郑州好的牛皮癣医院
金昌治疗卵巢炎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