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明星

至尊神武 第二百六十九章 张若寒异状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1:45:41

至尊神武 第二百六十九章 张若寒异状

数日后,山道上,一名九岁大xiǎo的少年牵着两匹金马,正彷徨地站在那儿,翘首盼楚,似乎在焦急地等待着什么。

这名少年,自然便是与陈恒分隔了数日之久的张若寒。

那天陈恒独自离开昆墟,便是让他到这边xiǎo镇旁的山道等他,但却没有留下具体的时间。

之所以是在这里,是因为陈恒考虑到张若寒的实力,后天第八重,勉强能够应付一些九等蛮兽,只要不是高手针对他,倒也不会出现太大的危险。

陈恒自己也不知道要花费多长时间才能赶过来,所以这xiǎo镇也是给张若寒一个可以补给的地方。

到时陈恒若是无法将麻烦完全消除,来到这里也能够与张若寒一起直接上路,不会耽搁时间。

“唉,马儿啊马儿,你知不知道,陈大哥现在在什么地方?”

“他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吧?”

“不会的,陈大哥本事那么大,就算有什么麻烦,他也肯定能够解决的。”

自从认识陈恒以来,张若寒见识了他身上发生过的许多事情,很多本以为不可能的事,最后陈恒都是做到了,而且似乎都不会给他带来太大的困扰。

正因为如此,张若寒对于陈恒有着极大的盲从,他确信陈恒不管遇到什么都是能够解决的。

只不过现在已经过了那么多天,陈恒依旧没有出现,张若寒心中多少有些担忧。

有心想要去找陈恒,但又担心一旦他离开,陈恒就此出现,双方无法碰头,所以他也只能焦急地等待着。无聊之际,唯一能説得上话的,也就那两匹金马説话了。

“咦?”

就在这时,张若寒眼角瞥见,不远处一道身影正以极快的速度向他这边飞奔而来。

“那是……陈大哥!!”

那身影逐渐近了,张若寒终于看清了他的相貌,不正是他一直等待着的陈恒么?

张若寒顿时满脸惊喜,一边挥手示意,一边大声呼唤着。

不过一会儿,陈恒就已经来到了张若寒身前,身上风尘仆仆,显然是一路紧赶慢赶赶过来的。

事实上,如果只是从昆墟出发,陈恒当然不至于花费那么长时间,只是当初跳入河中,失了方向,反而愈行愈远,这才耽搁了时间。

看到张若寒完好无损,陈恒也是舒了一口气,拍了拍他的脑袋,微笑道:“麻烦已经解决

至尊神武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张若寒异状

,我们可以上路了。”

见陈恒脸上似有疲惫之状,张若寒不无担心地道:“陈大哥,要不先到镇里休息一下?”

陈恒摇了摇头,道:“不必了,我在马上休息就行。耽搁了那么多天,想必你也等急了吧?”

解决了所有的麻烦,而且还得到了不少青灵苜蓿,短时间内陈恒并不急着寻找天材地宝,自然是一身轻松了。

听陈恒这么一説,张若寒倒也没有否认,只是乖巧地道:“若是没有陈大哥,xiǎo寒也走不到这里来,所以就算多耽搁几天也没什么。”

陈恒微微一笑,便与张若寒一起骑上金马,向着张家的方向赶去。

“xiǎo寒,我不在的这几天,没发生什么事情吧?”

陈恒催动金马与张若寒齐头并进,虽然见他没什么事,但还是下意识地问了一下。

“一切都很顺利,倒是陈大哥为了我的事,摊上了不少麻烦吧。”

张若寒摇了摇头,神色间闪过一丝异样。

陈恒正想説,即便不是带着他,这些麻烦也是避免不了的,不过在看到他的神色之后却是一愣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对于张若寒,陈恒向来都当成亲生弟弟一般看待,眼见他神色有异,心中顿时紧张起来。

不过张若寒依旧摇了摇头道:“没什么,或许是这两天一直在担心陈大哥,有些累了而已。”

张若寒这话倒不是在客气,不过陈恒听他説话提不起劲,显得有些沉闷,却是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。

但张若寒不説出口,他也就没有再追问,只是多留了一下心而已。

陈恒到来的时候其实已是下午时分,很快天色就已经黑了下来,距离张家只剩下xiǎo半天的路程。

陈恒并没有打算夜间赶路,便与张若寒找了一个地方暂时歇息,等到天亮之后再赶路。

这两天一直没怎么安稳,陈恒亲自下水捞了几条鱼,用以烤火,很快就飘出一阵阵香味儿。

只是,在吃鱼的时候,陈恒总感觉张若寒有些心不在焉,吃着烤鱼,心里却不知道在想什么,有时候甚至连手里的食物掉了都不知道。

陈恒皱了皱眉,张若寒的反应很不正常,心中虽然奇怪,但依旧没有问出口。

或许他心里想的事,与张家有关吧。

这些是张若寒的私事,陈恒也没想多问,他只要保护好张若寒,不让人伤害到就行了。

夜色逐渐降临,此时已是初冬时分,山林间气温很低,虽然陈恒已经将火烧得很旺,但还是多少有些冷意。

不过他在下山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,直接从乾坤袋里取出兽皮毯,给张若寒盖上,而他自己则坐在一旁打坐修炼。

他们歇息的地方,远离蛮兽地带,倒是没有太大的危险,不过也保不准会出现什么意外,所以陈恒还是时刻警惕着。

“啊!”

正当陈恒修炼了几个周天之后,一天的疲惫尽祛,突然听了一声来自于张若寒的惊叫。

陈恒马上警觉,瞬间睁开眼睛向张若寒看去。

因为张若寒的声音近在咫尺,而且陈恒也没感觉到其它气息,所以只是将目光移过去,并没有太大的动作。

陈恒看过去时,正好见到张若寒倏的一下坐了起来,额上满是汗水,脸上更是闪过惊慌之色。

看到这一幕,陈恒皱了皱眉,收功站起,向着张若寒走了过去。

“怎么了?做恶梦了吗?”

陈恒伸手摸了张若寒额头一下,触手冰冷,发现张若寒额上的竟然全是冷汗,显然是被吓出来的。

“陈大哥……”

看到是陈恒,张若寒神色才逐渐安定下来,不过还是紧紧抓着他的手臂,显示出了心里的极不平静。

“陈大哥,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只是总感觉到有些心慌。隐隐约约,总是听到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。”

“那声音一直在对我説‘回来吧,回来吧’,距离张家庄越近,那声音就越清晰。”

听了张若寒的话,陈恒不禁心生疑惑,如果这种事情只是出现一次两次,他或许会以为张若寒只是因为思家心切产生的幻觉。

可是按照张若寒自己説的,他已经不止出现过这种情况了,而且是越接近张家,这种感觉越强烈。

也就是説,或许张家那边有什么东西正在召唤他。

世间千奇百怪之事多的是,心灵感应的情况也并非第一次出现,只是陈恒对张家根本毫无所知,只知道他们是张神将的后人而已,不管他怎么想,却也是得不出结果的。

百思不得其解,陈恒便是拍了拍张若寒脑袋,安慰道:“别想太多了,不管发生什么,一切都有我呢。”

张若寒紧咬着下唇,心慌的感觉逐渐退去,而后才diǎn了diǎn头。

经过这一插曲之后,张若寒已经无法入眠了,便盘膝而坐,转而动功修炼。

陈恒心中虽然因为刚才的事而有些奇怪,却也没有太上心,很快就将这些念头压了下去。

一夜无话,第二天天微亮的时候,他们就重新上路了。

据张若寒所説,张家比起神兵山庄的洛家,势力可要大多了,毕竟他们是神将嫡系,而洛家只不过是香妃后人而已。

张家的产业,具体的连张若寒都不清楚,他只知道,张家地界有着方圆数十里地,占据着大大xiǎoxiǎo近十座山头,而且周围也是多有平民镇城,乃是一处富饶的地段。

不过,或许是因为他们处于凡尘地段,整片地域灵气并不算充足,至少是远远不如真武剑宗的,所以也就无法成为一方大势力,dǐng多只能相当于半步宗门而已。

接近张家界的地方,山道崎岖,地势险要,陈恒二人骑着金马,走起来多有颠簸,只能放慢速度,缓缓前行。

突然间,陈恒眼神微微波动了一下,向着张若寒打了个眼色,前行的速度更加缓慢下来。

“嗖嗖嗖!”

就在这时,周围出现了不少气息,这些气息粗重浑浊,脚步比起普通人要轻灵不少,显然都是一些修炼者。

从气息的感应,陈恒发现来的都是一些后天体境的修炼者,最强的也就比张若寒稍强一些而已,因为他们一开始一直压抑着气息,所以直到此时才被陈恒发现。

又过了一会儿之后,这些人才逐渐现身,影影绰绰,竟是有数十人之多。他们看起来明显神色不善,一个个拿着武器,将陈恒二人团团围住。

在这之前,陈恒一直未有动作,只是静静地等待着。

张若寒虽然略微皱了皱眉头,却也没有紧张。即便没有陈恒在,他也是一diǎn儿也不惧的,打不过跑还是可以的。

更何况,有陈恒这个先天高手在,他用得着跑么?

宁德治疗宫颈炎费用
宁德治疗宫颈炎医院
宁德治疗卵巢炎方法
宁德治疗卵巢炎费用
宁德治疗卵巢炎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