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明星

鬼村惊魂 第215章

发布时间:2020-01-16 20:16:54

鬼村惊魂 第215章

陈玄顿了顿,朝着周围仔细地看了看,说:“卫风,我实话告诉你,若是有人长时间用香烛来供奉这两尊恶鬼,假以时日,他们便能够成妖成魔。到时候,恐怕整个村子都会陷入到危机之中,只怕那个时候你我想要收服他们,恐怕就要费上一番功夫了!”

“这泥像要成精成怪,总归是有一个过程的。他吸收越多的日月之精华,身上的颜色和形象就越是饱满。我看这两个小鬼儿,恐怕距离成精成怪的日子不远了!”

我听陈玄如此说,自然是心里一紧,心里害怕得厉害,只觉得连说话都不怎么灵活了。

“那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?”

“怎么办?只有趁着现在它们现在没有成精成怪的时候,先毁了这两尊泥像,希望还能够来得及。”陈玄这里就掏出了桃木剑,往那两尊小鬼儿身上一指。

别说,他这一指,还颇有些作用。只见得树荫下的阴风,一阵阵地散了去,但是翻涌起来许多的热浪。

原本说陈玄做这个事情是为四方村的村民除害,我不应该拦着他,但是这一次却不一样,我一把便拉住了他,不让他那一剑劈将下去。

若不是陈玄收手及时的话,那一剑便已经从我的头顶上劈下去了。但是这一下,他也是用了十足的力气,才勉强收住,只是人跟着一个趔趄,差点儿摔倒在地上。

陈玄这里一站定,便怒气冲冲地冲着我过来了。上来跟我就是一推搡,恶狠狠地骂我,说:“卫风,我说你是不是有毛病?要不是我刚刚动作来的快,你这会儿就等着顾盼他们过来替你收尸吧!”

我也没有想到自己会为了这样两尊小鬼儿做出这样的举动,不仅是陈玄被吓着了,就连我自己都被惊得浑身的冷汗。我看着陈玄的表情,哆哆嗦嗦地说:“你……你还不能……毁了这两尊泥像!”

陈玄这一下就更加的愤怒,冲上前来,一把把我拽到旁边。他这一用力,我差点儿没有被他甩在地上。

我这里挣扎着站起来,就被他一把抓住了我的衣领,让我动弹不得。他抓住我,冷战一声之后,恶狠狠地说:“呵,原来这一切都跟你有关系啊!看来,我还真是小看你了!你说说看,你还有什么伎俩!”

我被他恶狠狠的神情激怒了,也想要挣脱他,所以用力地一甩,才从他的手里挣脱了。

陈玄恶狠狠地跟我说话,我就只能大声地冲着他吼:“这个跟我有屁的关系,你他们别冲着我发疯。我只是想告诉你,这两尊泥像,有人经常趁着天黑的时候来烧香!”

陈玄听我这么一说,定是知道自己错过我了,所以神情都变得没有刚才那么锋利了。低垂了一阵儿头,然后缓慢地抬起来,脸上尽是歉意。

但是即便是如此,他嘴上却还是在逞强,他说:“你自己又不早说,能怪我吗?”

“我不早说,你给我说话的机会了吗?这一上来,就要打要杀的。你这会儿倒是杀啊!”我趁着心中尚未完全熄灭的怒气,冲着他继续大吼。但是我却并不是真的生气,所以说到后面的时候,声音明显地降了下去。

陈玄大袖一甩,将桃木剑又背在了身后,又转过身去看看,这里又转过来,小心地问到:“到底是谁过来供奉过香的,只怕那个人跟地上的这两尊小鬼儿颇有些关系。如果我们不把他揪出来的话,只怕会有新的事端!”

我只见过村头的那个老头儿曾经过来在这树下烧过香,只是那个老头儿一直躺在床上,别说是陈玄,就算是我现在想起来我之前看到的那一切都觉得不可思议。这会儿,要告诉陈玄,恐怕他只会觉得这两尊小鬼儿跟我更有关系了。

我迟疑了好半天,这里才有些畏惧地看着陈玄,缓缓地说:“这个……算了……我带你去看吧!”

我想过,如果是我直接跟他说,只怕陈玄不相信。那样的话,还不如我带他去了让他自己去看个清楚。

说完这些,陈玄将包袱背在背上,将桃木剑提在手中这里就往村头走去。

转身想要走的时候,我总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盯着我看,直盯得我背脊骨发寒。

但是我转过身去寻找的时候,却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。

“你老回头看什么?”陈玄走在前面,看我不住地回头,所以打量了我之后,好奇地问我。

“我总觉得背后有人看着我们!你有没有感觉到?”

“我哪有你那么多奇怪的感觉?我只是想早点看到那个人,搞清楚他跟那两尊小鬼儿到底有什么关系!”陈玄话都没有说完,这里就继续往前面走。

其实,背后真的有一双眼睛,透过背后的一扇木门的缝隙朝着我们这边望过来。我和陈玄在黄葛树下面所做的一切,所说的一切,都让他看的清清楚楚的。等着我和陈玄转身要走的时候,那个人也关了门,行色匆忙的离开了。

然而,这一切我和陈玄并不知道。

我和陈玄走到那一栋破烂的房里年前,便能够看得出这房里是有人居住的。因为原来院子里地杂草丛中,居然别硬生生地踩出来了一条路,这是跟我和小胖子之前看到的完全不一样的景象。

等我们绕过院子的围墙的时候,再走过院子里的杂草丛之后,便能够窥见里面的情景了。

这栋房子现在是越来越破烂了,倾斜的程度也越来越厉害了,好像只要一阵风吹过来,便能够将房顶上的瓦片儿悉数吹下来一般。

许是陈玄也看到了这种地情景,所以走到院子里的时候,他就不肯再往里面走了,停在了原地,驻足看了半天。

我又往前面走了两步,却发现陈玄并没有跟上来,所以停下来等他,还不停地催促他,说:“走啊!怎么不走了?眼瞅着就要到了,那个人就住在这栋房子里!”

但是陈玄还是站在原地不动,脸色也甚是难看,疑惑地看了我半天,才缓缓地问:“这间房子里住的是什么人?”

“一个老头儿,年龄很大了,行动不怎么方便!”我不假思索的就把自己知道的一切一股脑儿地都告诉他了。

但是万万没想到,我说完这一切的时候,陈玄狠狠地摇了摇头,脸上的神情更加是一本正经。

“这个房间里的阴气太重,只怕住在里面的人,不是长年的重病、卧床不起,就是阴灵缠身、不由自主吧……”

陈玄这一下又说对了,他的这一番话直说得我佩服得五体投地,连连点头,然后说:“你说的没错,那个老头儿就是长年患病!”

“走吧,进去看看!”说罢,陈玄便将手里的桃木剑提在前面,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地从后面跟了上来。

我们这里就进了屋去。

这个屋子并没有锁门,只是虚掩着,所以我和陈玄轻轻一推,也就进了门。

屋里里很暗,基本上已经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。没有办法,陈玄才从自己的包袱里掏出了一个手电筒,让我举着照亮。

但是这都不算什么,那间房子里真的阴气十足。不仅是我,就连陈玄进去以后都忍不住搓了搓自己的手臂,努力地让自己暖和起来,然后才继续往房间里面走。

老规矩,这间房子进去以后便是一间堂屋,是农村人最注重的一间屋子。但是这间房子,也许是因为主人长年生病的缘故,房屋年久失修的缘故,一个破败得不像样了。

还是那一间堂屋,杂草却比上次看到的时候,要深得多,遮天蔽日的,什么都看不见了。只有杂草丛中,偶尔能够看见一抹红色,那应该之前就一直晾在房间里面的衣服了。

因为这个房子,我已经是第二次来了,所以走起来也熟门熟路。里面的东西也都见怪不怪了,所以直接带着陈玄便往那个老人的卧室里有过去。

还没有走到卧室里的是,又闻到一阵腐烂的气味。实在是忍不住,所以只能是捂着鼻子,才能勉强地往卧室里面走。

进去之后,摸着黑在里面老了老半天,这里才在那一堆的烂棉絮里面找到了那个老头儿。

老人形容比我上一次和小胖子过来看到的时候枯槁了不知道多少倍,瘦得一张皮都快要包不住自己的身体了,直戳的皮肤棱角分明。他脸上的皮肤,已经全部发黑了,看上去就像是一块烧焦了的黑炭,皮肤紧紧地贴着他的骨头,让他看起来更像是一具骷髅,而不是一个活人。

幸好,我之前便见过他,否则真会让他现在的样子吓个半死。但是即便是我心里早有了最坏的打算了,却还是被他吓的不轻,直觉得他好像一具会动的骷髅一边。

等我找到这个老人,看了两眼,陈玄这才提着桃木剑进来了。他嗅了嗅房间里的味道,也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鼻子,用嘴巴呼吸着。

也许是那个老人怕生,所以初见我时候眼睛还眨了两下。但是等到他老远望到陈玄过来地身影,就一个激灵把自己捂在被子里死活不肯出来了。

因为老人身体十分的瘦弱,他把自己裹在被子里,若是不仔细看,压根儿看不出任何的端倪。所以陈玄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他,反倒是问我说:“人在哪里?”

我指了指被子里凸起的一块儿给陈玄看,然后嘴巴朝着那边努了努,说:“诺,就在被子里!”

陈玄现实不信,所以疑惑地看着我,但是我冲着他笃定地点点头,他便消除了心中的疑惑,伸出手要去掀那个老人的被子。

陈玄冲着我一使眼色,手里一使劲,便把被子掀到一边儿去了,老人的身体在被子下面也暴露无疑。

只是这会儿我再看见的场景和刚才已经截然不同了!刚才我看见的那个老头,虽说是浑身的身体已经僵硬了,但是看见人来了以后,还能够勉勉强强地动一动眼睛。这会儿倒好,即便是我们已经掀开了盖在他身上的被子,他却还是连眼睛都不愿意动一下,那神情就像是没有看见我和陈玄一般。

陈玄疑惑地望了我两眼,这里就伸手去探老头儿的鼻息。光是探了鼻息还不算,还把手搁置在老头儿的额头上轻轻地去探他额头的温度。只是这两样一探下来,整个人的脸色立马变得铁青。

“这个老头儿死了!”陈玄轻轻地拿下来一直放在老头儿额头上的手,声音冰凉地对我说。

我看陈玄的表情严肃,完全不像是说谎,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无论如何都让我不敢相信,所以愣愣地看了陈玄好一会儿,面容僵硬地笑了笑,不无质疑地问到:“怎么可能?他刚刚才朝着我眨眼睛呢!”

“不信的话,你大可以探一探他身体的温度你就知道了。他的身体已经变得僵硬了,死亡的时间已经不会太短!”陈玄这里说完,便往卧室的更深处走,去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端倪。

我对于陈玄说的话将信将疑,所以我势必要自己探个清楚,等陈玄刚刚迈开步子的时候,我便将自己颤抖不已的手放在了老人地额头之上。

这一探,差点儿没有把我自己吓个半死!那个老头儿的额头上果然没有半点儿温度,浑身上下冷得如一块儿寒冰。我只是在他的额头上停留了几秒钟,便感觉自己连手臂都被冻住了一般,压根儿动弹不得了。

虽然是这样,我还是伸出手在老人的胸口处放了一下,停留了将近半分钟,却依然没有感受到他任何的心跳。

我想起他刚刚还跟我眨眼睛来着,又看到他目前的情况,所以不由得心里一颤,整个人也跟着被吓退了好几步。

我一个人紧紧地看着墙壁,感觉自己的心脏跳的异常的狂乱,耳朵里“嗡嗡嗡”地响,除了“突突突”的心跳声儿,其他的任何声音都听不进……

陈玄去里面看了一阵儿,没有任何的发现,所以空手而归了。看见我面如死灰地贴在墙壁上,他冷冷地说:“怎么样?现在相信我了吧?”

我隐隐约约听见他跟我说话,说的什么听得并不真切,却不由自主地朝着他点头。

陈玄嘴角一抹笑,说:“既然如此,我就实话跟你说了。这个老头儿绝对不可能是近期死的,他死亡的时间至少也有小半个月了!”

小半个月了?怎么可能?这么热的天气,即使这个房间里阴气再重,也不可能在这里存放这里久,却半点儿都没有变化吧?这个时间说出去,无论是谁,恐怕都是不会相信的。所以,我错愕地问陈玄,说:“小半个月了?怎么可能?他怎么可能死了这么久了,身体都没有任何的变化?”

但是陈玄冷眼一瞪我,指着老人脖子上面的一块块儿的黑斑,对我说:“谁说他的尸体没有任何的变化,他脖子上的那一块儿尸斑难道不是变化吗?”

我说着陈玄手指着的地方看过去,果然不仅是老人的脖子上,胸口好多地方长着这样一块一块地黑斑。

“那他的尸体为什么还没有腐烂?”

陈玄这里又是一把,把老人的被子全部掀在地上,又把老人的尸体翻过来,一把撕开老人背上的衣服,露出一道符纸来。

虽然我并识不得任何符咒,但是单单从这张符的形象看来。一笔一划都铁画银钩,一看便知道画这个符的人必定是个道术高强的人。还有,这个符咒的每一笔都如同的一把利剑,暗藏杀机,让人看过之后觉得心惊胆战。

“我刚才现在院子里那么久不进来就是因为感应到这个房子里有古怪,所以我忍不住停下来多看两眼。刚才进来的时候,我一直都在四处寻找,只可惜我一直都没有发现。那么这个东西,就只能藏在这个老头儿的身上了……下咒的人有真是煞费苦心,费了这么多的心思,竟然只是为了有人能够帮他给黄葛树下的两尊小鬼儿供奉清香,看来这件事情真的是不简单啊……”陈玄话还没有说完,便忍不住一个劲儿地摇头。

说来也怪,陈玄把这张符从老头儿的身上扯下来的时候,这周围的腐烂的气味便更加的刺鼻,更加的难闻了。

不仅如此,老头儿的尸体也开始有了剧烈的变化,先是头发慢慢地开始脱落。然后是五官的轮廓越陷越深,模样看上去甚是恐怖……

眼看着起了这些变化,陈玄又迅速地把符咒贴回的老人原来的地方。这下,除了房间里的气味没有完全散去之外,其他的变化好像都迅速地停了下来。

陈玄做了这一切,被手和桃木剑都背在身后,若有所思地说:“我倒要看看他们还能够搞出些什么事情来!”

我心里虽然有些胆怯,但是仗着陈玄的胸有成竹,这里胆子也跟着大了起来了,说到:“我们要做什么?”

陈玄冷笑一声,说:“呵,什么都不用做,等就行了!”

我们用了以逸待劳的方式,等待水落石出的那一天,但是我们却忽视了,外面还有一双眼睛,冰冰凉地望着我们。趁着我和陈玄不注意的时候,撒腿就跑了……

长春治疗银屑病哪所医院最好
北京丰益医院怎么样
贵阳哪个医院看癫痫病
三亚治疗牛皮癣方法
遵义癫痫病治疗最好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