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社会

妖精的魔匣 第四十九章 钓鱼

发布时间:2020-01-16 23:18:38

妖精的魔匣 第四十九章 钓鱼

邪神死后的血海淹没了大地,将冰原完消融殆尽,直到天黑才倾泻一空,被污染过后的土地散发着腐臭的气味,四处逸散着可怕的浓烟。

因为毒血具有惊人的侵蚀性,方圆千里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陷,棱堡孤零零的伫立在绿雾之中,颇有种一览众山的感觉。

魔力结界的保护下,棱堡里总算恢复了片刻的安宁,遭受精神污染的骑士们慢慢缓过劲儿,辅军也靠将军们强力的镇压恢复了秩序。

疑似感染者还在隔离中,没人知道瘟疫会不会因邪神的陨落而消失,也没人知道有多长的危险期……所以,大概会一直隔离下去。

\

“嗯?”回到棱堡后,卡斯珀命人重支起主帐,随后简单清点了一下个人物品,蓦地皱起了眉头。

“大人?”身旁的督战宪兵见状立刻紧张起来,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“有没有人来过主帐这边?”主帅神色凝重的抬起了头。

“那个,属下不知……当时头疼的厉害……所以……”宪兵们纷纷惭愧的耷拉下脑袋。

“头疼的厉害?”

卡斯珀摸了摸下巴,慢悠悠的踱步走到地图下方,大声问道:“我回来的时候,你们可都是一排排躺着的,这是谁干的?”

“是个好心的小伙子。”一名督战宪兵回忆道。

“有一头浓密的漂亮黑发,高贵的黑瞳。”另一人跟着补充。

“就是好像长得不咋地。”第三人做了完美的收尾。

“哦……”卡斯珀意味深长的眯起了眼睛,脑海里立马浮现出一张面带黑纹的脸。也不是他记性多好。没办法。某人的脸只要看一眼,终身难忘。

“传我的命令,本将军的随军笔记丢了,如果有人捡到,尽归还!嗯,重重有赏……赏他做我的近卫!”

“遵命。”

……

“士兵会从统帅的一言一行中读取信息,你必须成为强的自己,让他们感受到力量和自信的同时。隐藏好真正的意图……果然博大进深!”

脑袋被褥下,亚雷贪婪吸收着羊皮卷里的知识,越读便越觉得有道理,根本停不下来。因为主帅下令休整一个白天,他整理完武器装备后,就一直躲在被窝里偷看,不知不觉的,从白天一直看到下午,越看越舍不得还。

如果手头有纸和笔的话,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照抄下来。

黑发骑士的精力超乎寻常。比等闲天灾骑士高到不知道哪里去,四个昼夜不合眼。完感觉不到任何异样。

“奇怪,怎么还没收到出发的指示?”

亚雷掀开被褥,把羊皮卷贴身藏好,便走到了外账外。只见强袭营的战士们差不多都躺在帐篷外,稀稀拉拉的聊着天儿,要么就在赌钱。

赌棍加思见他出来,立马招手吆喝道:

“,陪我来几把。”

黑发骑士也起了兴质,走到他面前,坐了下来:

“怎么玩儿?”

加思指着地面上一块被涂上泥巴格子圆盾,笑呵呵的说道:“赌转盘,这次不来钱,拔头发做筹码。”

“你要钱我也没有,早输光了。”

亚雷从脑门扯下一小撮头发,用石头压着放在地面上,看了一眼格子,便说道:

“我押单号,压七,压十根。”

“我靠,这哥们果然豪爽,一下来就押单。加思,他赢了可是赔三十五倍,你就不怕赔成光头么?”另一个小队的狂战士嚷嚷了起来。

“怕什么,我用你们的头发赔。”加思露出老奸巨猾的笑容。

“少特么逼逼了,开盘!”另一个不认识狂战士开始闹腾了。

“各位都看清楚了,这盾下面一块石头,谁想转就上来转,别说我这个坐庄的出老千,那啥,这里不欢迎弓兵。”

明知道强袭营不会出现弓兵,加思还是心有余悸的提醒了一声,毕竟弓兵那种精准的控制力和眼力,是狂战士论如何也没法相提并论的。

轮盘徐徐转动……

一连玩了几局,黑发骑士一直没机会碰转盘,所以输了个精光,不过他也不在乎自己输几根头发。

“对了,不是说休息一整天么,怎么上面还没来命令?”亚雷又押了一撮头发,顺便抢先一步抓住了圆盾。

哥伦卡夏正打算抢盾,结果被黑发骑士抢先,奈的叹息道:“之前你一直睡觉所以没告诉你,中午上面就说了,休整时间延长为两天,等周围毒气散了再继续前进。”

“为什么要做这种事?将军能变得那么大,背着棱堡跳过去不就好了?”某铲屎官(安尼特)好奇的说道。

“你问我我哪知道?亚雷转。”加思心不在焉的应和了一句,望着迟迟不动的盾牌,急切的催促起来。

“大概在休息,维持真身状态非常损伤身体”曾在方尖塔查过这方面的资料,亚雷懂得比较多,一边说着,一边转动了圆盾。

“大大大!”

“小小小!”

“二!十二!”

“红!红!红!”

圆盾极旋了几圈,慢吞吞的停下,在众人红着眼睛的注视下,树枝代替的指针堪堪停在“七”这个数字上。

“哈哈哈!”亚雷大笑三声,拍了拍手,得意喊道:

“是七!三十五倍!有谁不服!”

“这不公平……”

“你究竟是不是狂战士?”

“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!”

周围一片哀嚎,除了押小的几个幸运儿,这次差不多所有人都买了个空。

“安静点安静点,跑啊,督战队的疯狗来了!”远处望风的眼线突然喊了一声,自己抢先一步跑了。

“一定是大眼贼弓兵通风报信!溜!”众人瞬间作鸟兽散。

“咱们撤。”

加思抱起圆盾就直接窜进了帐篷,亚雷紧随其后。

没几秒钟,几名戴着熊皮黑帽的督战宪兵就出现在强袭营,这几人看上去也不是专程来抓赌的,刚一到便扯着嗓子喊道:

“传将军的命令,他的随军笔记遗失了,外表是黄色的羊皮卷,谁捡到的话赶紧还回去,他重重有赏!”未完待续……

长春看牛皮癣哪里好
口腔科京都儿童医院
贵州最好的癫痫治疗
泉州牛皮癣医院哪家好
遵义专业癫痫疾病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